行业资讯

———— INDUSTRY INFORMATION ————

铝锭都去哪儿了?

2021/1/28 14:50:57


   近两年来,到达仓库尤其是广东地区仓库的铝锭明显减少了。许多仓库除了年初的集中到达,其余时间大都只是零星到货。前几年整个广东仓储长期动辄保持着30多万吨的铝锭库存,而如今时常多则10万吨左右。更为奇怪的是,一边是库存数据的减少,而另一边则是原铝产量的不断增加。铝锭都去哪了?贸易商问,仓库问,加工厂家问,生产厂家也问,一时间大家都找起铝锭来。然而,我们仔细分细不难发现,透过铝锭的去向,铝产业链出现了新变化和新趋势。呈现的新业态给投资铝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带来了新的思考。
   近年来,随着我国电解铝产能迅速扩张,与之伴生的仓储业也快速发展起来,由最初的主要集中在华南、华东扩展到华中、华北,现在就连西部都有了仓储布局和期货交割仓库。如今,随着电解铝产能的转移,厂家产业链的延伸等,原有的仓储铝锭业务模式正面临着挑战,同时也开始影响到贸易商和下游厂家。这其中的连锁反应引起业内重视。
产量稳步增长 仓储逐年减少
   前几年,每到岁末年初,是各家铝锭仓储企业最为忙碌的时节。按理说有客户送货来,到货量大是喜事,但短时间到货集中,满足不了客户库容需求却是一件难事。为了服务好厂家和贸易商,仓库的经营者不得不每到年末就要开始为年后的爆仓做好准备:联系场地、腾出库容。而每当春节过后,大多数仓库都被铝锭摆放得满满的,有的仓库甚至连场内的通道都会被铝锭堵得严严实实。最为紧张的时候,客户来卸一车铝锭需排队1天,等着出货有了空位才能卸下。那几年,爆仓成了华南、华东铝锭仓储行业家常便饭。
   从2019年开始,铝锭仓储业已没有了往年的荣光和繁忙景象,日常仓库货位空得都能跑车。“成了停车场”是对时下有些仓库场景最形象的调侃。仓储业的高光时刻是否已成历史?据业内统计,自2018年以来,到达主要区域和仓库的铝锭就开始减少。2019年更是明显,尤其是到达广东佛山仓库的铝锭减少了三分之一之多。2020年,除了年初集中到达了一点铝锭外,全年大都只是零星到货。前几年整个广东佛山仓储长期保持着30多万吨的铝锭库存,而现时仅有10万吨左右。
仓储行业铝锭到货量明显减少,而上游电解铝厂家的产量又是怎样的状况呢?近些年来,我国电解铝行业的发展先后经历了多次宏观调控,产能虽已近天花板,但就最近几年的实际产能和产量来说依然保持了稳步增长,短时间内还会一直向上。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 2020年我国电解铝产量为3708万吨,再创年度最高纪录。
一边是国内电解铝产量的稳步增长,另一边却是仓储业的到货量逐年减少“吃不饱”,有些区域更是断崖式下滑。铝锭到库量的减少开始让仓储业感受到了生存与发展压力。
   有色金属行业内相关机构调研统计,2020年全国16个铝锭仓储地市场日常的铝锭库存约70万吨,较往年100多万吨的库存量大幅减少。
四个变化解铝锭去向之迷
  其实这几年铝行业悄然发生的一些变化和现象为我们佐证了铝锭的去向并非成谜。只是业内大多数人还停留在过去铝产链上游厂家的“铝锭-仓库-加工厂家模式”的思维和模式。
   变化一:电解铝企业开始直接熔铸合金棒减少了铝锭的出货。事实上,从2014年起,信发集团、东方希望集团、魏桥集团等许多电解铝企业就开始大量直接铸棒和就地卖铝水了。众所周知,铝锭是铝加工的基础原料,但凡要加工成铝材需将铝锭投炉熔解添加辅料,然后铸成合金棒,这个环节就存在大量的能源消耗。随着各地环保节能政策的限制和加码,许多电解铝企业为顺应形势发展需要开始为下游厂家直接生产铝合金棒或将铝水卖给其他企业铸成合金棒,一些下游厂家免去了熔铸过程,慢慢也养成直接采购铝棒进行加工的习惯。现电解铝厂铝棒生产的比重已越来越大。
   变化二:铝行业的产业转移也较大程度改变着铝锭走向。近几年,先是电解铝产能向新疆和内蒙等重要煤炭能源地区转移,这两年又开始向云南和四川等清洁能源省域转移,更重要的是,铝加工产业的转移也紧跟电解铝其后,这就使得原来广东铝加工一省独大的格局正在被改写。中铝集团、信发集团、魏桥集团等一些电解铝厂龙头纷纷拓展产业链开始打造向下游延伸的触脚也越来越广,并有一众厂家依附其周边,开始形成一定规模的产业集群,大量消化电解铝厂生产的铝水,以致于出厂的铝锭也越来越少。
   变化三:贸易方式的改变使得到达仓库储存的铝锭也在减少。一直以来,铝锭的流转都是先从电解铝厂家发运到各地仓库,再送达至下游加工厂。近两年,其中的交易方式发生了重大变化,贸易商和厂家直接敲订长单,门对门,采购后直接汽车运输到厂或铁路(水路)到达后直接短途汽运转厂,省去了仓储中间环节,直接影响到了许多仓库尤其广东佛山仓库到达的铝锭货量。
变化四:铝锭仓储行业自身数量的增加也变相减少了各自的到货量。这几年,铝锭仓储也在不断根据市场需求扩展,已从广东、上海、江苏、浙江发展到河南、山东等16个地区。本地和外地仓储企业的增加使铝锭到货均散开来,也就让原有的仓储企业有了更多竞争压力,铝锭货量的减少也就再自然不过了。
   此外各地的升贴水价差的不同也是影响铝锭到达量的一个重要因素。当各地运费和升贴水之间出现明显差距时,阶段性也影响到了各电解铝厂家发往各区域的铝锭到货量。
新业态下需构建产业新布局
   现有的电解铝产能大省大都开始转变,不能只发展电解铝初级产品(铝锭),而要增加附加值,争相利用自己的电解铝优势进行深加工产业的招商,以获取产业集群的最大化效益。山东省滨州市提出了到2025年,打造5000亿元级高端铝产业集群的宏伟目标。要求利用魏桥集团600万吨的电解铝产能优势,实施上下游一体化的产业发展模式。其中立中集团规划投资10.8亿元,建设年产45万吨高性能汽车用铸造铝合金和3万吨汽车用高强铝铸件项目的一期工程就已投产。渤海汽车系统股份公司已具备年产3000万只各种类型活塞生产能力。山东华建铝业则联合魏桥集团和山东创新集团谋划打造高端铝深加工产业园,计划总投资100亿元。而魏桥集团自身也立下宏图愿景,将继续推进“铝电一体化”和“上下游一体化”产业模式,不断完善“热电-采矿-氧化铝-原铝-高精铝板带箔、新材料”产业链,打造成全球发展潜力大、支撑带动能力强,高质量发展的特色铝产业集群。
作为近两年就吸纳了400万吨电解铝产能转移的云南省,其地方政府和电解铝企业都有促使在建项目补链、延链,壮大铝材加工和精深加工,推动产业、产品向更高价值链延伸的目标要求。已加入中铝大家庭,具备240万吨电解铝产能的云铝股份则制定了绿色低碳水电铝加工一体化战略,要建成高端铝锭及铝合金生产基地、超薄铝箔生产基地、低碳高端铝焊材生产基地,打造中铝铝产业西南千亿元级基地。
   由于铝锭“硬通货”易变现,是可以进行期货交割套期保值的品种,尽管一些大的电解铝企业在生产铝棒、卖铝水或在进行产业链延伸,但现阶段铝锭依然还是市场上的主要销售产品,依然占据着贸易的主导地位,也正因此,在国内期货市场上常有月份因可交割品种少而出现逼空行情。
   毋庸置疑,面对电解铝行业呈现的这种趋势和变化,铝锭仓储业作为身处铝产业链的其中一环,是否也应及早调整发展思路,直面挑战并积极作好应对,审慎投资,顺势而为。

金景林、戴志雄


返 回